首頁 > 綜合 > 他山之石 > 正文

滄州連續啟動紅色預警18天 停限產企業逾千家


2017-01-06 10:29:07    責任編輯:    字體:

持續了一天一夜之后,1月2日,滄州市的濃霧漸漸散去,但是模糊的天空并沒有徹底清澈,空氣中的霾依然在。當日滄州市的空氣質量指數超過250,顯示為重度污染。

環保部派出的第二督查組來到滄州,將第一個督查重點對象鎖定散煤、工地。督查組工作人員介紹,在大氣污染中,散煤燃燒、建筑工地排放等是重要的污染源,是治理的重點也是難點,所以首先要從這兩方面著手。

隨后,記者跟隨第二督查組連續檢查了4~5個居民燃燒較為集中的農貿市場和多個建筑工地。從督查組現場檢查的情況看,農貿市場中燃燒均已由煤炭改為燃氣,工地也已停工。

 一位滄州市環保局負責人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2016年12月16日至今,滄州市一直處于重污染紅色預警之中,啟動的是重污染天氣一級應急響應。

該負責人進一步介紹,2016年前9個月滄州市的PM2.5濃度同比下降9.7%,本以為會超額完成年度目標,但是由于后3個月超預期的霧霾天氣,導致了2016年的PM2.5年均濃度下降目標未完成。

 3名干部被追責

“2016年12月16日0時至今,我們一直啟動重污染天氣一級應急響應,在幾次污染過程中雖然有幾天好天氣,但是我們的紅色預警一直沒有解除。”至今已連續18天處于紅色預警之中,多位滄州市環保系統的負責人均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為了做好重污染天氣應對響應工作,滄州市確實下了很大力氣和決心。

據了解,2016年12月8日,根據河北省大氣辦《關于區域一、區域二啟動Ⅱ級應急響應的通知》,滄州市2016年12月9日12時發布重污染天氣橙色預警并啟動重污染天氣二級應急響應。2016年12月16日0時將重污染天氣橙色預警升級至紅色預警,啟動相應級別的應急響應。截至目前,滄州市一直維持紅色預警。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一級應急響應要求,滄州市應停產企業408家,限產企業109家,但實際停產企業1160家,限產企業139家。

滄州市環保局負責人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介紹,從2016年12月16日啟動紅色預警至今,工業用電量降低了30%~40%。為了監督各縣區落實相關應急預案措施,同時派出了17個駐縣督查組,這樣的力度在地市級層面比較少見。前期已追責了3名縣級干部,其中2人被誡勉談話。

實際上,從2016年12月16日至今,雖然滄州市也經歷了多次重污染天氣,但是每一波重污染天氣過后,仍會迎來幾天空氣質量較好的天氣,相對于其他城市陸續解除重污染天氣預警不同,滄州市一直沒有松懈。

上述滄州市環保局負責人介紹,河北省給滄州市定的2016年大氣質量改善目標是PM2.5年均濃度較2015年同比下降5%,2016年前9個月,滄州PM2.5濃度同比下降了9.7%。

“但是從2016年10月份之后就開始頻繁出現重污染天氣,比2015年的重污染時期早到了一個多月,一下子就拉高了全面的PM2.5濃度值。”該環保局負責人說,2016年12月16日之后,滄州市在應急上沒有松口,主要是考慮中間間隔的好天氣時間比較短,不利于完成年度目標。

記者了解到,從地方自己統計的數據來看,2016年滄州市PM2.5年均濃度同比下降3%左右,離5%的目標仍有一定差距。河北省給滄州市下達的2017年的年均濃度目標是達到65微克/立方米,較2015年下降7%。

滄州市環保局負責人稱,要想完成2017年的目標,難度仍然不小。

煤改電、煤改氣一次性補貼難以覆蓋增加的成本

在滄州市的農貿市場或一些小商戶比較集中的區域,常見的是一些戴著紅袖章的工作人員,他們就是分布在各個重點區域的網格管理員。

一位滄州市政府工作人員稱,這些網格管理員很多都是返聘的退休干部和黨員。通過劃分網格并進行區域巡查,可以更加有效地、有針對性地加強環境巡查,及時發現問題并反饋解決。

據了解,滄州市區采取網格化環境監管機制,以區、鄉鎮、辦事處為責任主體,一級網格(區級)2個,二級網格(鄉鎮級)14個,三級網格(街道片區級)282個,由1135名人員擔任網格管理員,對網格內的環境問題逐級上報,由相關部門進行協調及時解決。與網格管理員相對應的是城區網格精準監測系統,目前,滄州市已在城中村、敏感點、主干道、重點企業、工地等周圍設置了379個監測點位。

滄州市環保局負責人介紹,一旦發現監測點位數據異常,就會立即通知相應網格管理員去現場了解情況并及時匯報。目前正在探索如何將監測系統和網格管理員制度智能化融合,提高環境監管和處理的效率。

不得不提的是,在一些老城區、人口集中的農貿市場,記者跟隨督查組并沒有發現使用燃煤的情況,無論是餐飲還是取暖均采用燃氣。

上述市政府工作人員稱,很多地方由于條件限制,集中供熱管道無法鋪設,對于這些地區,政府在大力推進“煤改氣”、“煤改電”和清潔煤工作。清潔煤政府每噸補貼480元,“煤改氣”每戶補貼4000元,“煤改電”每戶補貼5000元。

但是,除了清潔煤補貼外,地方財政在“煤改氣”、“煤改電”方面的補貼屬于一次性補貼,后續使用過程中并沒有相應的補貼政策。

得知此情況,督查組問:“‘煤改氣’、‘煤改電’之后,老百姓采暖季的成本有什么變化?你們有沒有做過精確的測算?”

該政府工作人員介紹,一個采暖季,用煤與用電、用氣的成本會相差幾千塊,當然,不同的省市之間電價和天然氣價格也有一定的差異,有些地區有財政補貼, “煤改氣”、“煤改電”就好推進,有些沒有補貼,可能會出現一些居民改造后再次偷偷燒煤的情況。

上述滄州市政府工作人員建議,在“煤改氣”、“煤改電”的后續使用方面仍需要出臺國家層面的頂層設計,增加財政補貼,引導居民使用電和燃氣。

 

 

 

來源:

  • 時政要聞
  • 社會新聞
  • 省內
  • 聚焦沿海
  • 財經傳真
  • 外媒視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