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綜合 > 他山之石 > 正文

門徒會”邪教涉嫌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犯罪案件揭秘


2016-09-29 17:44:02    責任編輯:    字體:

 

新華社武漢9月27日電  題:“禱告驅鬼”治病致人死亡 “以商養教”非法斂財幾千萬元——“門徒會”邪教涉嫌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犯罪案件揭秘
冒用基督教的宗教名義,現實中以“禱告驅鬼”傳播偽科學;違背正常規律,捆綁他人禁食禁水禱告治病致人死亡;一系列的歪理邪說蠱惑人心,蒙騙招徠幾萬人規模的信徒。
  近年來,“門徒會”為了拉攏信徒,實行“復興計劃”,鼓勵信徒向神“獻愛心”、繳納“慈惠錢”。同時,“門徒會”還把部分錢財用于資助少數信徒開辦超市等經濟實體,以達到“以商養教”目的。短短幾年時間,該組織涉嫌非法聚斂幾千萬元的邪教活動資金。
  上述種種,對于“門徒會”來說,充分展現了其邪教本質。目前,公安機關經過持續調查取證,查明了“門徒會”內部一系列違法犯罪事實。多名“門徒會”分子被人民法院以涉嫌組織、利用邪教致人死亡罪等判決處理,一批核心骨干人員也被抓獲在審。近日,記者深入湖北省監利縣、十堰市鄖西縣等案發地采訪,“門徒會”掩藏在“仁愛”背后的面目,也得以暴露在世人面前。
捆綁他人禁食禁水長達一周,禱告驅魔治病致人死亡
  “都是讓這個邪教害的!”在湖北省武漢女子監獄,記者見到了犯組織、利用邪教組織致人死亡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的姚湘枝。年僅35歲的她,談起去年6月發生的那起禱告驅鬼治病慘劇,后悔不已。
  根據監利縣人民檢察院的指控,作為門徒會“白馬教會”負責人的姚湘枝,在去年2月初接到上級分會點負責人翟新勇的通知,尋找“見證”(即尋找有病的人,通過信教、禱告求神驅魔把病治好的例子),便于開“新工”(即發展新的信徒)。姚湘枝推薦了一名精神分裂癥患者信徒徐某,也就是后來禱告治病慘劇的被害者。
  據辦案民警介紹,去年6月14日8時許,翟新勇、姚湘枝兩人來到徐某家二樓客廳,為徐某禱告求神驅鬼治病。在此過程中,翟新勇以對神尊重為由不讓徐某吃藥治療。
  持續禱告三天后,16日下午,翟新勇以徐某家中太吵,不能安心禱告,不利于治病為由,提議將徐某帶到白馬村萬某家中繼續禱告。當晚,翟、姚兩人把徐某轉移。轉移到達后,徐某病情發作,為了控制住徐某,同時組織更多教徒為徐某禱告驅鬼,翟新勇、姚湘枝先后通知了近10名信徒前來一起禱告。
  為了禱告持續不斷進行,翟新勇、姚湘枝先后組織安排多名信徒三班倒24小時輪流不間斷禱告。根據翟新勇等人的供述,“每班三男三女,每班8小時。每班三個男的,就是為了在禱告期間徐某發病不配合時,起控制作用。”
  同時,翟新勇等人認為徐某系“牛魔王精”附體,遂提出不讓徐某吃藥、進食、喝水,不讓徐某休息。以折騰、懲戒徐某身上的“牛魔王精”,讓其精疲力竭后離開徐某的身體,從而達到求神驅鬼治病的目的。
  令人無法理解的是,當徐某發病加上沒有飲食出現用頭撞墻等狀況時,翟新勇等人仍然不為所動,堅持認為是“牛魔王精”作怪。多名“門徒會”信徒采用抱腳、拉胳膊、壓手腕、捏腰、捆手腕等方式制服徐某。這種不吃不喝實行人身控制的狀況,持續了竟然長達7天!
  在徐某病危期間,一心“見證”禱告求神可以驅鬼治病的眾多“門徒會”教徒們,不僅不將其送醫院救治,反而用膠布、布帶將徐某的雙手捆住,直到病人死亡。甚至當病人死亡后,眾人仍堅持禱告“死而復生”,直至被公安機關抓獲。
  記者在監利當地采訪時發現,不少文化程度不高的村民最易受到“禱告治病”邪說的蠱惑。然而,“門徒會”編造的種種謊言也被一一拆穿——該組織骨干人員石某腿患有嚴重風濕,還出過車禍,多年治不好,被抓后他也坦言:“禱告驅鬼治病是虛假騙人的,沒有用。”
  “給別人家庭,也給自己家庭帶來了不好的影響,我愿意補償”,只有小學文化的姚湘枝前幾年一直在外打工,長年勞作身體患有一些慢性病,回家后信教不再參加勞動的她,把身體病癥有緩解歸因于“信教禱告的結果”,并到處宣講信教禱告可以治病。
接受記者采訪時,她眼含淚花后悔地說,信邪教給別人帶來這么壞的影響,自己的兒子只有14歲,自己被判刑無法照看孩子,也是邪教的受害者。
 
  實施“復興計劃”募集資金幾千萬元“以商養教”,“善款”保管者挪用資金為兒子買房
  近期,湖北省十堰市公安部門先后成功抓獲“門徒會”幕后人員華某、主執陳某、配執張某等人,基本查清了該派組織體系、活動方式、骨干人員,有效獲取了該邪教組織實施“復興計劃”、“以商養教”、邪教資金流向、現狀和下一步活動趨向等內幕性、深層次問題,并依法查繳780萬元邪教活動資金。
  在十堰市鄖西縣看守所,記者見到了被抓獲的陳某。作為“門徒會”邪教組織的骨干,今年52歲的他因長期從事該邪教活動分別于1990年、1998年被依法打處,其先后在該邪教組織內擔任廣西分會執事、長沙分會執事、長江大會執事等重要職務。
  據陳某供述,近年來,一方面公安部門持續打擊,另外其他教派也在拉攏侵蝕該派信徒。為了擴大地盤,陳某等人開始實行“復興計劃”,倡導信徒發家致富,鼓勵信徒向神“獻愛心”,繳納“慈惠錢”“慈惠糧”“慈惠民物”。“門徒會”把聚斂的部分錢財用于資助少數信眾開辦超市等經濟實體,以達到“以商養教”目的。
  據十堰市鄖西縣公安局副局長余紹朝介紹,經過審訊了解到,該邪教組織實施“復興計劃”期間推行“虧補賺交”模式。例如,開辦超市等經濟實體的信徒經商出現虧損情況下,該組織會酌情予以補貼,盈利的按照經營所得以一定數額繳納“奉獻款”。經查,2011年-2014年期間,該邪教組織涉嫌斂財高達4000多萬元。
  “復興計劃”的實施為該邪教組織的非法活動提供了造血功能,根據陳某、張某等人的供述,該組織近年來會拿出一部分聚斂的錢財用于看顧補貼下監執事等各級骨干人員、家庭貧困的教徒,“這一招也是‘精準扶貧’,不是自己的教徒再窮也不會關照,意在籠絡穩定骨干人員及信徒。”
  該組織聚斂的巨額錢財從不存入銀行,而是采用骨干人員現金保管的形式,逐級管賬。例如陳某手上保管530萬元、張某保管460萬元、骨干人員石某保管180萬元。私人保管錢財,卻從不留下賬目,這也為部分保管人員“監守自盜”私自挪用資金留下空間。
據辦案民警介紹,石某從張某手上“借”40萬元在孝感為自己的兒子買了一套房子,說是“借”其實并不歸還。此外,陳某“借”給自己的弟弟20萬元。他坦言:“沒人知道借給弟弟錢這件事。”據陳某供述,2014年自己母親去世,他自己偷拿了4萬元用于辦喪事,之后也沒有歸還。
 
  “披著宗教外衣”逃避法律打擊,希望民眾清醒認知自覺遠離
  由于“門徒會”的活動嚴重地擾亂了老百姓的生活秩序,“門徒會”早在上世紀90年代就被國家認定為邪教組織,曾在四川、湖北、湖南、貴州等重災區進行打擊,一大批骨干分子被判刑,組織系統曾被摧毀。
  然而,伴隨著一些骨干成員刑滿釋放,回到社會后再次大力發展該組織,并蔓延到全國各地。組織得到重建后,“門徒會”人員在某些地方將教名改為“三贖基督”,以逃避公安機關的打擊。近年來,全國各地陸續展開了清理“三贖基督”邪教組織的行動。
  為了逃避打擊,該組織內部日常相關事宜推行逐級征求意見、分級單獨商議模式。杜絕同級、上下級之間電話聯系,一般三四個月或半年約定在接待家庭見面了解信徒現狀等情況。相互之間稱呼兄弟姐妹不打聽對方真實姓名,包括錢財從不留賬。這也給公安機關調查取證造成一定困難。
  武漢大學哲學學院教授徐弢多年研究宗教學,他認為“門徒會”打著基督教的旗號進行邪教傳播,一些骨干人員沒有什么文化知識,歪曲《圣經》并進行隨意解釋,欺騙普通老百姓,是典型的邪教。如今社會流動性的加大,部分老百姓的信仰缺失給邪教的擴大傳播形成了土壤,亟須加大打擊力度。
  如今,翟新勇、姚湘枝等人已經接受法律懲罰。伴隨案件調查取證不斷深入,“門徒會”邪教組織核心骨干人員勢必也將接受法律的莊嚴審判。
“宗教人士對于邪教最為敏感,政府有關部門要發揮宗教人士的力量。同時,多舉措健全基層預警機制,在邪教萌芽階段及時扼殺。”徐弢說,“邪教是對人心的一種蠱惑和貽害。一些邪教形式隱蔽,對人洗腦控制,社會危害很大,希望廣大民眾清醒認知,自覺遠離。”
 
視頻:9月28日朝聞天下播出的《揭秘邪教“門徒會”》
 
二維碼:
圖片1.png 
微博燕趙新雨二維碼            圖片2.png 微信燕趙新雨二維碼

來源:新華社武漢

  • 時政要聞
  • 社會新聞
  • 省內
  • 聚焦沿海
  • 財經傳真
  • 外媒視角